佘雋知先生 (Kenneth) 為 Uber 香港區總經理,也是 Uber 香港首位員工,一直見證 Uber 的本港業務的發展。他有一位很愛錫的婆婆,因父母工作繁忙,從小他就由婆婆撫養成人,

她非常愛錫Kenneth。在屋邨中長大的Kenneth就讀小學時,婆婆不讓他買零食,而是每一天都親自整零食早上帶到學校給他,街坊甚至以為她就是 Kenneth 的媽媽。後來 Kenneth 考到獎學金,赴英留學,頒獎時候,他最想邀請的,也是他的婆婆。畢業回港,他進了一家許多人夢寐遊以求的投資銀行工作,幾年後發現想衝破框框而毅然辭職,進入了一家叫Uber 的公司。Uber 嘛,本來這個名字就跟汽車、運輸無關。記得當時跟婆婆說自己要轉換工作的時候,婆婆也聽不明白這是甚麼公司,不過婆婆跟媽媽異口同聲地說:「做甚麼工作也好,不要做犯法的事就好了。」

Uber 佘雋知:我們不能改變失敗 但可以讓它變得更有意義

一開始的時候,沒甚麼知道這家公司是做甚麼的,門面排頭也欠奉。為了招募司機,他試過凌晨坐在茶餐廳跟夜更的士司機打交道,講解 Uber 的運作。他又試過在街上派傳單,碰上舊同事,舊同事問他要不要介紹工作。經過這段艱辛的旅程,公司的運作開始上軌道,漸漸做到有些成績。但就在這時,警察開始第一次的放蛇行動,他被警察拘捕了,各區也有司機被警察拘捕。當時他身處於警署的黑房裡,面對四面牆被警察盤問,那一刻很沮喪,經歷了辦多稍有成績卻一下子沒了似的,生意危在旦夕,在這空間完全無能為力,無法想像為甚麼在香港以車載人會載到入獄,但回想當初很慶幸自己沒有放棄,覺得人生是要經歷很多失敗的,因為您永遠不會知道眼前的失敗事件會讓您轉向做些甚麼。

這件事讓 Kenneth 反思了很多,他也很慶幸當時有一個機會有時間、空間予自己冷靜去想清楚,如何去重設遊戲(Reset the game)。正如每一個行業都一樣,沒有可能同一個模式能走到最後,一定會有轉變的,即使您不轉變,身邊的一切事物都會轉變。轉變不對,往往會被定義為失敗,而成功往往只是一下子的事,我們可能未必可以改變當下的失敗,但可以將失敗這個經歷變得更有意義。

佘雋知:我們不能改變失敗 但可以讓它變得更有意義

記得 2015 年身處於警署黑房裡的時候,面對四面牆被警察盤問,那一刻的 Kenneth 很沮喪,很無力。在黑房裡,Kenneth 第一個想起的也是他的婆婆。事件落幕後的6個月,他們在香港引進了一個新產品,中文是關懷優步,是一些傷健人士的汽車,可以接載一些輪椅人士或傷殘人士,甚至長者及孕婦。當時患糖尿病的婆婆需要坐輪椅,出入很不方便,而且她不想麻煩到別人,與很多家中有長者的朋友也明白,出入租用特別車很不容易。如此 Kenneth 想到利用平台上的幾萬位司機做些甚麼呢?短短2年間發展,時至今天,在 Uber 系統上已有約一千五百位司機受過專業的訓練能照顧傷健人士與長者,這是否成功?但至少他感到開心的是,每一次送婆婆回家時,她最自豪的是向街坊道有私人司機接送,而每次接送的車都不一樣(笑)。

您如何定義成功與失敗,大概我們每一個人都值得思考一下。Kenneth 坦言從來沒有想過要如何定義成功,未必是完全取代的士就是成功,反而是生活上有許多小事可以做,能盡自己的能力做好自己的本份,讓身邊的人感受到一份尊重,讓更多人有機會截車,知道多一個方法。

曾經有人在他辭職時質疑過成效,但很多東西您未嘗試過你不會知道成不成功。如果當時沒有離開安逸的環境更不會知道這事成不成。歷盡艱辛,Kenneth 不敢跟別人說自己很成功,成就了甚麼。有些成功的事情是不能言喻的,但對他來說,如何讓失敗變得更有意義,就已經能夠滿足到很多東西。

他也不知道去年離世的婆婆會因為他做的甚麼事而感到自豪,甚至不敢跟她說現在做的事是合法,但他希望有一天可以告訴她告訴他這個訊息。而對於各位,如果大家也有嘗試過從黑房走出來的時候,他想跟大家分享:「有沒有成功或失敗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經歷,想想這些經歷如何在未來幫助到大家可以走得更遠,更有智慧地走這一條路。」

文:Kammy Chung @ TEDxChaterRoad

Kenneth 在 TEDxChaterRoad 的演講

關於 TEDxChaterRoad

TEDxChaterRoad 為一個自發性組織,並已通過 TED 的審核,致力推動跨界合作、促進知識傳播,從香港出發,進而發展成為一個以亞洲區域交流為主軸的平台,分享好點子,推動區域性的社會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