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公關行業的他,在十年前於尚未畢業已對公關廣告業滿有熱情,很想成為一位家傳戶曉,讓人覺得滿有創意,使人留下深刻感覺的人。記得應徵時他更向公關直言覺得有熱情可以工作至死,彷如戰死沙場的感覺,因為很想做,也懷著熱情去做。

 雷煒程先生,TEDxChaterRoad

做了3年多,一次得悉同事的離逝,開始反思自己想推廣的是甚麼?整個公司循環不斷也在推廣、服務,繼而開始有點迷失。不斷OT的三年間,工時超過一萬小時,可是都沒有任何授證。毅然裸辭,休息了一段時間,前往美國看一些社企的發展。回流返港便創立公關公司,想推動社會創新的發展。初時沒有客源,參與一些活動認識人,慢慢產生影響力,公司也開始有發展,似乎一切很順利。

然而,在短短兩年間,他遇上前所未有的人生的衝擊 - 父親突然一跌不起,醫院無法診斷病因,被困在醫院不能出院的父親很是暴燥,加上醫院制度的種種限制,影響情緒,而情緒亦影響病情,惡性循環底下,直到一天醫生向父親宣告他患上末期肺癌。那一刻,氣氛猶如判了死刑,第一次看到父親落淚,彼此亦無法溝通。醫院又不讓他出院,無能為父親做到甚麼,如事者幾乎每晚收到醫院電話要他趕到處理事務,父親感到不被信任,自己深感內疚,很是痛苦,嘗試滿足父親的請求,卻不斷進出醫院,加上初創業的階段很需要投入,需要培訓年輕的同事,又需要作前線與客戶緊密接觸,時間非常不足夠,承受著沉重的壓力。基於信仰的原故,本著生命是尊貴的的意念,鼓勵放棄治療的父親重拾希望。

為了發掘可能,四處尋找方法醫治父親的病,即使迫受種種打擊,依然毫不放棄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可惜屋漏偏逢連夜雨,租住的居所突然被要求搬遷,三方兼顧底下幾乎壓力爆煲,最後雖然順利搬遷,但父親的病情轉差,不久便離逝了。短短四個月,遭逄種種變數,然後到舉辦喪禮,作為公關的他以為能夠妥善處理,事實卻並非如此順利,途中亦遇上爭議,最後辦妥喪禮一切事務,自己便患上了抑鬱症。

 雷煒程先生,長屋設計,TEDxChaterRoad

作為公關已不想與人溝通,每天都感到疲倦,無心工作,幾乎失去自己的興趣,似乎每一天在被別人消耗自己的能量。情況惡劣直到有朋友提議他去輔導,過程中學會接受別人的幫忙。也許從前習慣很多事情自己能夠控制到,要照顧很多人,其實自己心底很想放下身段接受別人幫忙。在喪禮期間,當人人都向自己說道要好好照顧母親時,那刻會想有誰能照顧自己呢?自己也很需要得到關懷與支持,當放開懷抱,嘗試與人見面,讓人幫助自己一些微小的事情,給予意見與陪伴,慢慢病情就好轉了。

回想起創業的初心,相信人有很多無限性,如果自己不起跑便認定自己輸,其實這是一個很懦弱的表現。到最後一節輔導,輔導員提議 Lawrance 將創業與失敗的經驗轉化為一種祝福。當下他已感到祝福,相信自己是有這個能力,亦相信這段經歷為自己帶來一些啓示,而往往人就是在最谷底、一無所有時,更容易看到或感受到一些新的事物,可以引領您到更大更強的方向。

可能很多人寫必把握到或看得到這些機會,而當時的他很相信因此嘗試放下擅長作的公關公司,去思考自己能做甚麼。由於之前的經驗而對醫療制度帶點痛恨感,轉化這份感覺,轉為集結人的力量去改變一些部分。他選擇從家做起,回想父親歸家心切,想好好在家渡過餘生的數個月,但種種繁複的準備與安排治療很多時往往加重了照顧者的負擔。因此集結了不少朋友的力量以作到居家安老由屋企硬件開始--這是長屋設計的出現。

過去兩年服務了近 400 個家庭,當然中間有不少起落,夥伴都經歷過死亡,不論是自身親人或是事業上的死亡,都很明白背後的壓力,但對於未來前景仍抱有信心。因為相信「以始為終」,希望能藉著自己的經歷,可以貢獻世界,讓世界變美好一點,所以每一天都做好自己,遑論團隊的工作或對於自己的生活,都沈著去做好這一件事,作到好成績。再者相信死亡是尋找過所有方法之後的一個報酬,雖然不知終點在哪,但願自己的奮鬥能夠為自己,為社會盡一點力,改變一部分。

文:Kammy Chung @ TEDxChaterRoad 

Lawrence 在 TEDxChaterRoad 的演講

關於 TEDxChaterRoad

TEDxChaterRoad 為一個自發性組織,並已通過 TED 的審核,致力推動跨界合作、促進知識傳播,從香港出發,進而發展成為一個以亞洲區域交流為主軸的平台,分享好點子,推動區域性的社會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