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交能力和外向性格備受推崇的文化中,內向者往往會遇到很多困難,有時甚至會受到羞辱。但TED speaker Susan Cain 就曾在其充滿熱情的演講中,提出內向者所特有的能力與天份,應受到社會的鼓勵和嘉許。

在我九歲時,第一次要去參加夏令營,在我的家庭中,閱讀是主要的群體活動,對於我們而言,閱讀只是另一種社交方式罷了。所以,我以為 夏令營就應該像這樣子。然而,夏令營就像是一個沒有酒精飲料的派對聚會,每天都在叫著口號,藉以凝聚營舎精神。

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何要吵鬧,不過我還是背誦了這口號,跟其他人一同呼叫,盡力而為,然後等待回房看書的時間。當我終於可以把書拿出來的時候,營裡一位女孩走過來問我:「你在裝甚麼老成啊?」

事實上,旁人傳遞來的訊息總是說:「我的安靜內向不是一般人應該有的表現,我應該更活潑外向一點。但我內心深處我知道, 內向才是我真正自在的表現。」

多年來,我一直試圖否定我的直覺, 後來我放棄了成為作家的夢想,成為了華爾街的律師。我常去最熱門的酒吧,但其實我更想要與好友自在的享用晚餐。 我下意識的做這些背離我個性的選擇,但我竟已渾然不覺。

其實很多內向的人都這麼做,這不只是我們個人損失,更是我們同僚,與社會群眾的損失。聽起好像很跨張?但其實這也是對這個世界的損失! 因為創造力和領導力 正需要這些內斂的人發揮他們的長才。

在世界上,每兩三個人中就有一個內向人口, 1/3近一半!內向不是害羞,害羞是無法承受社會眼光。內向比較像是你對外在世界的反應 – 我們對自身感受敏銳,在不被注目時就最能發揮他們的能耐。但因為社會的偏見,我們最重要的機構如學校及職場都是為外向者設計的,提供很多的刺激給每個人,把所有的想像力跟創造力 綑在一個群聚的團體中。

在現今的職場上,我們大多在開放的空間工作,沒有隔閡, 常常處於嘈雜的聲音跟同事的目光下。 而關於領導能力,內向的人大多不被認為具有領導能力,就算他們行事更謹慎,更不會為了出鋒頭冒不必要的險 — 我們不都偏好這種人當領袖嗎? 有研究發現, 內向的領導者,往往更能勝任領導職責, 因為他們善於管理不同人才,讓有遠見的員工自由發揮;反之外向的領導者,不經意的對事情反應過度, 他們的見解較為主觀,這使很多員工的創新想法沒有機會被採用。

事實上,很多有改革力的偉大領袖是些內向的人。 羅斯福、蘿莎帕克斯、甘地, 這些人對自我的描述都是內向、文靜、說話溫柔,甚至是害羞的人。 他們矗立在鎂光燈下,不是因為他們天生愛指揮,也不是想要萬眾矚目,而是他們與生俱來的使命感, 因為他們深知這是必須要做的。

心理學大師榮格說過:「世上沒有絕對的內向或是外向的人,即使真有這樣的人存在,他就會被關進精神病院。」 在這道內向外向的光譜上,有的人剛好坐落在中間,我們稱之為中間性格,我認為他們是最值得稱讚的,但大多數的我們都自認不是外向就是內向。我想表達的是,我們的社會文化需要平衡,需要內向外向陰與陽的調和,這點在創造力與生產力的表現上尤其重要。

我希望,我們對內向、 沉默、與獨立者的態度,可以被徹徹底底改變。 所以,我要呼籲在座各位跟我一起傳達三個理念:

第一, 不要再瘋狂的過群體生活。 趕緊停止吧。 因為我深深相信,我們的工作環境應該鼓勵、輕鬆、休閒的聊天方式,像在喝下午茶一樣自在, 然後不經意地交換意見。 那該有多美好,不論是內向或是外向者,我們在工作上都需要有更多的私隱、自由與自主權。 在學校也是一樣。 我們要教孩子們攜手合作,但我們也要教他們如何自主作業。

第二, 去曠野探索吧。 像佛祖一樣,有自己的啟示。 我不是在說我們馬上要去蓋個山中小屋隱居起來, 也不是要你們互不往來,但是呼籲大家可以除去障礙,專心的進入自己的腦海裡, 更深切一點地學習。

第三,好好的檢視一下你的行李箱裡面有什麼,為何你要把它們放進去? 不管是什麼,我希望你不時將它拿出來,與我們共同分享你的快樂與能量。我也希望內向的人們可以說著,當你自己就好, 你或許會害怕去跟別人分享你行李箱中的東西,那也沒關係的。但偶爾,只是偶爾,我希望你會打開你的行李箱給他人瞧, 因為世界需要你,需要你所持有的特質。

想尋找自己的力量?今屆 TEDxChaterRoad 的嘉賓Karin將會帶領大家走進她開設的「人生旅行社」,與大家一起發掘內心的力量,讓我們一起探索更多,開創新的一年。

報名參加!